金橘书包网> 其他小说> 莫名奇妙到古代 >第十章 不幸的遭遇-至-第十二章 世事难料(

第十章 不幸的遭遇-至-第十二章 世事难料(

推荐阅读: 无礼人 念卿南北 冥王的小妖后 雪莲双龙针 丫环好傻气 逆天兽妃御天下 洪荒风行者 神品尘侠 末世涅盘 千王之王李春生赢元宝的棋牌游戏

    莫名奇妙到古代_第十章 不幸的遭遇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</h2></div>   “嗯,是挺厉害的,不过,你赢得了我还不算厉害,因为真正的高手还没出场,如果你赢得了他,那你就是真正的棋艺高手。/ . 5 、 /”

    什么?真正的高手!谁呀?还有比你更高手的吗?哪里哪里……

    “谁?谁是真正的高手,快說。”我瞪大一双美目,追问着沐洞。

    “不就是你身边的那一位咯。”

    嗄!锋是象棋高手,不会吧!他人长得超帅,武功又高强,再加上棋艺高手的称号,那还得了,世界上哪有這么完美的人啊!他还有什么本事是我不知道的?哇,锋,我真是越来越崇拜你了,呵呵呵……想不到我嫁了个這么优秀的相公,呵呵呵……好开心哦!

    “锋,他說的是真的吗?你真的是象棋高手吗?”

    “也不算什么高手,不过比他好一点而已。”哇,够谦虚的。

    “锋的棋艺可谓末逢敌手,从没败过,就连八十多岁的高龄老手,都不是他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哇,這么厉害?怎么不早說,那我就不用整天啃着那几本枯燥无味的棋谱,直接请教你不就得了吗?

    “锋,你好厉害耶,下次一定要教教我哦!我也要做棋艺高手。”

    锋用柔和的眼神看着我,嘴角微微勾起一道完美的弧度。
    哎,我的锋真是太帅太酷了,我真是爱死你了,呵呵呵……

    “棋下完了,我离开一会,很快会回来陪你,你先和沐桐玩一会吧!”

    “嗯,快去快回哦!”我乖乖地目送锋离开。

    “对了沐桐,你……妹……怎样了,最近好像都没见过她。”

    哎,我知道问這个问题不怎么好意思,不过我真是很好奇。虽然我很不喜欢那个什么沐灵儿,但她毕竟是沐桐的亲妹妹,我真的不希望他們两个因为這件事而伤了兄妹之间的感情,這太不值得了。

    沐桐微微一震,眼神有点忧伤,但很快又恢复过来。“我刚从江南回来,我也没见过她。算了,别谈她了。谈谈你吧!”

    “谈我?”我用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,“我有什么好谈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对自己受伤這件事有什么看法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我也不太清楚,为什么這样问,锋和你說了些什么了吗?”

    锋查到什么线索了吗?

    “是的,很奇怪,凌锋竟然查不到是谁干的,一点头绪都没有。可以够逃得过凌锋的追查,這个人太神秘了,他肯定不是个简单的人物。”沐桐微皱起眉头,思索着。

    不会吧,這么厉害?

    “那他接下来打算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锋已把這件事交给我办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是吗?你有信心查得出来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,没事是我查不到的。”他一脸自信地道。

    切,我才不信咧!

    “对了,我从江南带了一些很有趣的东西回来,你等我一下,我去拿给你看。”沐桐忽然說道,合上褶扇一阵风以地往门口方向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哇,什么东西那么紧张呀!

    沐桐离开后,我无聊地把玩着手中的几粒象棋,思绪又再飘到了遥远的二十一世纪。不知道妈妈现在在做什么呢?家里的情况还好吗?林琳她們又在干什么呢?她們有没有想我呢?班上的一切安好吧?不知为什么,我有一种感觉好快就可以再见到她們,可能吗?一年一度的女子篮球比赛应该举行了吧!少我這位主力队员,她們应付得来吗?她肅cpter_2.as>

    “嗯,是挺厉害的,不过,你赢得了我还不算厉害,因为真正的高手还没出场,如果你赢得了他,那你就是真正的棋艺高手。”

    什么?真正的高手!谁呀?还有比你更高手的吗?哪里哪里……

    “谁?谁是真正的高手,快說。”我瞪大一双美目,追问着沐洞。

    “不就是你身边的那一位咯。”

    嗄!锋是象棋高手,不会吧!他人长得超帅,武功又高强,再加上棋艺高手的称号,那还得了,世界上哪有這么完美的人啊!他还有什么本事是我不知道的?哇,锋,我真是越来越崇拜你了,呵呵呵……想不到我嫁了个這么优秀的相公,呵呵呵……好开心哦!

    “锋,他說的是真的吗?你真的是象棋高手吗?”

    “也不算什么高手,不过比他好一点而已。”哇,够谦虚的。

    “锋的棋艺可谓末逢敌手,从没败过,就连八十多岁的高龄老手,都不时他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哇,這么厉害?怎么不早說,那我就不用整天啃着那几本枯燥无味的棋谱,直接请教你不就得了吗?

    “锋,你好厉害耶,下次一定要教教我哦!我也要做棋艺高手。”

    锋用柔和的眼神看着我,嘴角微微勾起一道完美的弧度。

    哎,我的锋真是太帅太酷了,我真是爱死你了,呵呵呵……

    “棋下完了,我离开一会,很快会回来陪你,你先和沐桐玩一会”

    “嗯,快去快回哦!”我乖乖地目送锋离开。

    “对了沐桐,你……妹……怎样了,最近好像都没见过她。”

    哎,我知道问這个问题不怎么好意思,不过我真是很好奇。虽然我很不喜欢那个什么沐灵儿,但她毕竟是沐桐的亲妹妹,我真的不希望他們两个因为這件事而伤了兄妹之间的感情,這太不值得了。

    沐桐微微一震,眼神有点忧伤,但很快又恢复过来。“我刚从江南回来,我也没见过她。算了,别谈她了。谈谈你吧!”

    “谈我?”我用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,“我有什么好谈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对自己受伤這件事有什么看法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我也不太清楚,为什么這样问,锋和你說了些什么了吗?”

    锋查到什么线索了吗?

    “是的,很奇怪,凌锋竟然查不到是谁干的,一点头绪都没有。可以够逃得过凌锋的追查,這个人太神秘了,他肯定不是个简单的人物。”沐桐微皱起眉头,思索着。

    不会吧,這么厉害?

    “那他接下来打算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锋已把這件事交给我办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是吗?你有信心查得出来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,没事是我查不到的。”他一脸自信地道。

    切,我才不信咧!

    “对了,我从江南带了一些很有趣的东西回来,你等我一下,我去拿给你看。”沐桐忽然說道,合上褶扇一阵风以地往门口方向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哇,什么东西那么紧张呀!

    沐桐离开后,我无聊地把玩着手中的几粒象棋,思绪又再飘到了遥远的二十一世纪。不知道妈妈现在在做什么呢?家里的情况还好吗?林琳她們又在干什么呢?她們有没有想我呢?班上的一切安好吧?不知为什么,我有一种感觉好快就可以再见到她們,可能吗?一年一度的女子篮球比赛应该举行了吧!少我這位主力队员,她們应付得来吗?她們发挥得怎样呢?你們一定要加油哦!我們球队可从来没输过呢!哎,真是越想越担心……不过话又說回来,這几天不知怎么搞的,老是心绪不宁,坐落不安,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似的,眼皮时不时在跳动,這让我有一种不详的预感……

    正当我沉思着,眼角不经意地瞄到一抹背影,這背影似曾相似,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,但又想不想来在哪见过,是谁呢?我努力地回忆着,她忽然转过身来,对我笑了笑,那个笑容很阴险,让我感到很不安。

    啊,对,是她,就是她,那个y环,那个假冒老夫人的名义端那碗有毒的粥给我的那个y环,一定就是她,她怎么会在這出现,真是太好了。

    我立刻起身朝着她的方向跑了过去,但我一起身,她也转过身去快步往前走了。

    “喂,站住。”我朝着她的背影边追边喊。

    妈的竟然不理我,好样的,被我捉到你不死定了,我冲呀!

    没费多少劲,我已冲到她面前把她给拦了下来。开什么玩笑,我可是运动健将哦?你想甩掉我!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說,你是谁,上次那碗粥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她又眸直盯着我,嘴角微微勾出。哇,好阴险的笑容,這让我有一种上当我感觉,她肯定期有什么阴谋。

    “喂,你笑什么笑,我在问你话。”妈的不应我,还保持着刚才的表情,拜托,知不知道你笑得很难看呀!

    正当我快要发怒时,她终于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想知道怎么回事,跟我去一个地方,我就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神经病,你当我是猪呀!跟你去的话,我还有得剩!被你捉了起来再分尸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?

    “如果我不去呢?”你咬我呀!

    “那就不好意思了,我只好强行。”她的笑容加深,笑得更阴险了。

    哼,你吓我呀!我不信你单枪匹马耍得出什么花样。

    “是吗!如何强行法?”怕你是老鼠!

    本以为她耍不出什么花样,但下一秒,我开始有点紧张了。只见她轻轻拍了拍手掌,两名大汉从天而降落在我身边。

    “哦,原来是有备而来的。”哼,這算什么英雄好汉,有种给我站出来单挑。(不过她本来就不是好汉)

    “如果我坚持不去呢?”我暗暗握起拳头,手心在冒着汗。看来這次是死定了。這里是后园,很少人会经过這里,就算大喊也不会有人听到的,沐王府守卫森严,能进得来的确不简单,看来這回要靠自己了,杀了去,加油啊!程嘉嘉!不对,是杨宁儿,加油啊!杨宁儿。

    果然不出所料,她朝着身旁的两名大汉使了个眼神,两位大汉立即伸出魔爪欲擒住我,可我比他們快一步,使出全身的力劲往他們的腹部打去,赏了他們每人一拳。

    两名大汉立刻弯下腰捂住腹部,脸部表情微恕,最后变得狰狞。

    干……干嘛,知道我的厉害了吧!告诉你們哦,我可不是好欺负的,我会跆拳道、空手道、柔道……天,不要过来,求求你,走开啦,走开呀……

    两名大汉气势汹汹的朝着我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左一拳、右一拳。再来一脚飞毛腿,打得好!可惜,全部没有击中目标。下一秒,我被踢飞到一尺远的地方,撞击到墙而反弹只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啊!”痛死我了。我单手捂住中招的腹部,表情万分痛苦,靠着另一只手艰难的地支撑起上半身,单膝半跪在地上,不甘示弱地回瞪他們。

    混蛋,懂不懂怜香惜玉呀!下手轻一点不行吗?妈的這么粗鲁,“我就是不跟你們走,打死我,我也不跟你們走,哼。”

    “哟,嘴巴还挺硬的,我看你还撑得多久,给我狠狠地打。”话音刚落,两位大汉Bf梢杂惺碌模也灰惚任以缢溃也灰绻闼懒說幕埃⌒s膊幌牖盍耍亍〗悖阄裁匆晕艺饷春茫抑皇歉鯵环,一个不值钱的y环,呜……为什么要对我這么好……”小小哭泣得泪不成声。

    “不许這样說,我不许你這样說自己,y环也是人,什么值钱不值钱的。”听到自己,我的心一阵抽疼。

    “乖,别哭了,现在不是哭的时候,我們该想办法离开這里。”小小再哭下去的话,我怕我也会忍不住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小小听话地吸了吸鼻子,止住了哭声,用着沙哑的声音问:“嗯……那我們接下来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接下来怎么办?当然是解决掉绑在手上的绳子呀!

    “小小,我們现在背对着背,我們互相帮对方解开绳子,看谁解得快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小小赶紧背过身去。

    哇,這绳子扎得可不是一般的紧哦!我俩背对着背,经过多翻努力,终于解开了手上的绳子。

    “耶,小姐,我們自由了。”小小兴奋地摸着刚解脱出来的手。

    “才怪,我們现在离自由还远着呢!我們还被困在這里”我没好气地說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……对哦!不记得了。”小小挠着脑袋傻笑。

    我环绕着四周,想着办法如何能离开這个地方。

    我小心奕奕地爬到木门边,朝着门缝往外,隐隐约约看到几个大汉围着一张桌子在喝酒。有的把上衣脱掉搭在肩上,有的嘴里叼着一根长长的牙签,粗鲁地拾在身旁的凳子上,样子要多狼狈有多狼狈,二个字:恶心。

    “小姐,你在干什么?”小小突然拍了拍我的肩,吓得我险些尖叫。

    “废话,当然是在偷看呀?”呼,吓死我。

    “啊!偷看,有什

赢元宝的棋牌游戏 本文网址:m.healthnt.cn/wenxue/939001/937023.html,手机用户请浏览:m.healthnt.cn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,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。 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

document.write ('